宇宙无敌水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多米小说duomi166.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场大雨在傍晚不合预期地袭击了伊利诺伊州的局部地区,深藏在郊外的山顶学院也有幸受到了一片强降雨云的光顾,乌黑的浓云下大风刮动着钟楼的铜钟发出巨响,羽翼湿漉的乌鸦藏在屋檐下向下眺望着被水洗的光滑的石板路上来步匆匆的黑衣人。

阁楼的大门被推开了,披着黑色雨衣的人快步走了进来,边走嘴里还边在嚷嚷,“坏事了,坏事了,楚子航,路明非还有苏晓樯那几个都被调查团逮住了,调查团的人已经秘密到达学院了,他们已经要开始对我们动手了!”

说着,那人就急哄哄地把门给带上,将大风和大雨关在了外面,一抽雨衣精准地丢在角落的衣帽架上,化身为了一颗灵活的土豆,一头扎进了这片日内瓦公约看了都直摇头的凌乱小窝里。

“这是早有预料的情况,不要急哄哄地搞得调查团打上门了一样,镇定一点,我不在位的时候你可是卡塞尔学院代理的校长。”

坐在阁楼角落唯一一个被刻意清理出来的电脑桌前,马甲束着衬衣的银发老家伙取下了防蓝光的眼镜轻轻捏了捏鼻梁。

“我倒是不担心他们打上门来,真要武斗谁斗得过你和那个小瘟神?把校董会全家老小杵拐杖的含奶嘴的全捆一起都不够你们两个人一人一只手打的!他们也清楚这一点,所以要用软刀子杀你们!”

副校长对自己老友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态度报以白眼,钻进阁楼里后熟练地找到了沙发上最舒服的位置躺下,放下了一天奔波的劳累后他长舒一口气美滋滋地给自己倒了杯酒。

自从副校长上次打赌输了戒酒一年后,现在再次碰酒已经有点小别胜新婚的意思了,每天不喝上一两瓶干邑漱口就浑身不舒坦。但这几天被昂热卸甲压身后,老多事情需要副校长亲自在偌大的学校里跑来跑去,忙得他酒都喝不上一口,属实让他内心积怨已久。

昂热感受到了来自沙发上友人无声的怨念气息,转头看向他挑眉,“调查团给你的压力就这么大么?”

“调查团算个屁,麻烦的是校董会,如果只来一个调查团我一个人就能灌翻他们,但这一次很明显校董会是有备而来的,弗罗斯特那家伙远程指挥着整个调查团的一举一动,我们甚至就连调查团什么时候进入学校的都不知道!”

副校长抱怨着的同时,更豪爽地给自己倒了半杯伊贡·米勒的枯葡精选,牛嚼牡丹似的豪迈灌饮让电脑桌前的昂热看得委实有些心疼和可惜。

但眼下寄人篱下的昂热还愣是没办法说上几句歹话来,这瓶好酒是从他校长室里的私人酒柜里抽出来送给副校长当慰劳品的——你没法对你已经送出去的东西被如何使用指手画脚。

可一码归一码,看见好东西被糟蹋,该心疼还是得心疼的。

“给我也倒一杯。”

昂热决定与痛苦和解,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

“还喝?这几天你在我这里喝了多少了?不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对付调查团吗?”

副校长歪着头看着电脑桌前的昂热。

从接到调查团疑似到达的风声起,昂热就藏进了守夜人的阁楼里,这里对于他来说是天然的安全室,因为这里是全校为数不多的几个不被诺玛侦测的安全区,再加上谁也不会想到希尔伯特·让·昂热会委身藏进垃圾堆里,这不符合外界普罗大众对这位老绅士的固有印象。

在许多人看来卡塞尔学院的校长是有着“风骨”的,就算哪天这个老家伙真的落魄了,你也看不到他在麦当劳给你点鸡翅汉堡,剑桥的奈何桥边吹口风琴卖艺,欺骗一些涉世未深的有钱女性(对于昂热来说,恐怕超过九成的女性都属于这个范畴),让他们请自己晚上在twenty-two里坐一坐,才符合这老家伙的人设。

但谁也想不到,昂热当真就屈尊猫在了狗看了都摇头的钟楼阁楼里,这恰好切中了调查团和校董会的盲区,这段时间恐怕调查团猫抓耗子似的在学校里到处捕捉昂热这只大耗子的尾巴,可越找越是纳闷,甚至都可能在怀疑昂热是不是卷了学生今年的学费连夜坐1000次快车跑路了。

“如果我不想被找到,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很少人能找到我,我有着诺玛的最高权限,只要还在卡塞尔学院里,校董会们依赖的‘天眼’就只会是我的帮凶,没有了诺玛的帮助,他们和瞎子无异,至于群众的力量...以我在学生群体里的名声,我想大多数人应该都是不会出卖我的。”

昂热走开电脑桌,站到茶几前兜弯腰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虽然你这个人很混账,但我不得不承认桃李满天下的确是你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副校长一巴掌拍自己脸上,“可调查团也不是蠢货,他们知道抓不到你抓你的学生就可以了,楚子航,路明非还有苏晓樯,这三个最关键的人物已经被软禁起来了,虽然他们口头说的是协助调查,但直接挟施耐德让执行部去抓人,这无异于是在借此向我们两个老东西发出警告和示威了!”

“他们不会说什么的,我对他们三个有信心。”

昂热端着葡萄酒轻微摇晃加速醒酒的过程。

“严刑拷打也不说半个字吗?什么时候我们学院的学生质量这么高了。”

“最多只会通过语言胁迫,恐吓,不至于严刑拷打,弗罗斯特不是蠢货,他们犯不着用这种容易给我们留下翻盘把柄的手段。”

昂热顿了一下,又说,“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倒是希望他们有这种心思,我想楚子航一定会很乐意配合。之后在听证会上我们只需要把他的衣服撩起来露出证据,就可以把校董会的一切指证归纳为‘屈打成招’了,再可靠的证据也会在强权逼迫的丑恶嘴脸前成为泡影。”

“你不提苏晓樯我能理解,好歹人家是个女生,顶不顶得过严刑逼供的过程不说,主要是不好在公共场合撩衣服...但我还是在想你为啥不让路明非配合你?那家伙不一向最听你的话么,还是说他真是你亲儿子你舍不得让他挨打?”

副校长狐疑地看着昂热。

“先不谈这个...”昂热挠了挠眉毛,“你确定调查团就只软禁了他们三个人吗?那个新生夏弥呢?我记得她也介入了芝加哥事件中。”

“她好像只是局外人,是林年几个人在芝加哥偶然遇到的新生,和uii狩猎小队的冲突里她也没有起到半点实质性的用。”

副校长摇了摇头,“她是干净的,诺玛有关她的档案不光是我,调查团恐怕也翻了几十遍了,软禁她没有任何用,如果我是调查团,比起施压,我更会倾向于去拉拢她,诱导她在听证会上做伪证。”

“她应该不会这么蠢,能进卡塞尔学院的人都不是蠢货,只要在这几天打听一下楚子航和林年在学校的名声,她就不会选择想不开去拿自己未来四年的学习环境去做赌注。”

昂热摇头说。

“听起来感觉你的学生像是校园恶霸什么的,得罪了他们就等着被霸凌到毕业。”

副校长点评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