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伯,我上午听姑姑说,过几天你们要去星罗城参加婚宴,能不能把我也带上啊?”

唐瑶用汤匙喂了她小师姑一口米饭,然后问了她二师伯一句,她也听说过婚宴,知道办婚宴的都是大户人家,婚宴当场一定热闹非凡,她做为一个半大姑娘,肯定也想去长长见识啊。

毕竟她从来没参加过有钱人的婚宴,仅仅只是听说过,因为她以前只是个在无忧镇四处讨生活的贫苦丫头,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和大将军攀上亲了,她在这神将府里可是一位大小姐。

府里那些当兵的叔叔和丫鬟都对她毕恭毕敬的,导致她有了一丝虚荣心,好不容易碰上她二师伯要去参加婚宴,她肯定也想去啊,虽说她姑姑上午答应她了,可也得二师伯点头才行。

对于他小师侄提的要求,卡洛斯当然不会拒绝,虽然他在他妹妹眼里不是大方的人,可就是这样一个吝啬鬼,仍会时不时的拿给唐瑶一些紫晶币当零花钱,把小瑶瑶给宠成了大小姐。

估摸着在卡洛斯心里,已经拿这个叫唐瑶的小姑娘当亲人了吧,毕竟这是他兄弟托付于他的,虽不知他们俩何年何月才能回来,可在此之前,他会把他三弟的徒弟当成家人一样对待。

“嗯,那就一块去吧...对了,下午我准备去玲珑阁一趟,虽是代师父去参加婚宴,但也不能空着手去,那左员外怎么说也是青禾太师的外甥,他儿子要成婚,咱可不能丢份儿”

卡洛斯点头同意了唐瑶的请求,然后说了一下他的想法,要知道那玲珑阁可是整个皇都最贵的珠宝商店,他上次送他妹妹的那对紫玉镯子就是从那儿买的,当然,玲珑阁不止卖首饰。

还会出售一些名贵的玉雕,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珍品,而且用料也是名贵无比,没办法,他过几天就要去星罗城参加左员外儿子的婚宴了,做为护国将军,他不能空着手去白吃啊。

“去玲珑阁?我也要去,刚好我想换一对玉镯”

卡莎听到她哥说的话,当即兴奋了,那玲珑阁可是艾罗城最贵的珠宝商铺,专卖名贵的奢侈品,她做为女性,对于去逛首饰铺那绝对是很有兴趣啊,就连唐瑶都是一脸期待的模样呢。

“换镯子?你手臂都没好利索,筷子都不能拿,买什么镯子啊?你能戴住吗?就知道乱花钱”

听到他妹妹想换一对玉镯,卡洛斯不乐意了,毕竟那玲珑阁是整个艾罗城最贵的奢侈品商铺,是为那些贵族和富商提供服务的高级场所,他一个将军,就算有些资产,也不想乱花钱。

“我又没说要花你的钱,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哼”

卡莎见她哥那副守财奴的死样儿,她也是满肚子不爽,不痛快的怼了她哥一句,本来嘛,她是想去再买一对情侣款手镯的,她和她哥一人戴一个,就像那对紫玉同心镯一样,只是呢。

她哥给她买的那对同心镯碎了,她还没来得及拿去玲珑阁修,不过比起修好的镯子,她还是更喜欢新的啊,所以她想趁着过年的时候买,而且她没准备花她哥的钱,她也是有俸禄的。

不是穷光蛋,而且近几个月的俸禄她并没有花精光,因为要留些钱过年嘛,所以整个冬季的俸禄,卡莎几乎没动,再加上她哥之前给她的零花钱,她手里怎么说也有个好几千紫晶币。

再说了,前几天定做狐裘就是她哥出的钱,而且她哥还说给佩特拿了两万紫晶币去为她添置礼物呢,这次买镯子她肯定不会让她哥出钱啊,可他却一副守财奴的模样,真是让人不爽。

“你..算了,懒得理你”

卡洛斯见他妹妹语气这么不好,他也是一阵无奈,没办法,谁让他很宠溺他这唯一的亲人呢,现在也只能让让她了,而卡莎也没再跟她哥说话,因为她的小师侄唐瑶还在给她喂饭呢。

唐瑶倒是不嫌麻烦,一口接一口的喂她小师姑吃饭,一口米饭一口菜,那真是懂事的很,等她小师姑吃的差不多了,她才拿起筷子吃饭,的确乖巧懂事,怪不得卡洛斯兄妹俩宠她呢。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三人离开了这处大食堂,由于时间才一点,所以他们各自回自己的房间午休去了,就算要买一些贺礼,也不能大中午的去买啊,不过卡洛斯今天下午要大出血了。

......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着,不知不觉,这片虚空大陆又度过了四天,迎来了一个崭新的白昼,现在是虚空历2486年12月13号,虚空时间下午两点,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

虽是冬末,天气仍旧冷冽,可这里毕竟是艾卡西亚南部,还是艾罗城地域,做为整片大陆最富饶的肥沃土地,就算是冬季末,这里的气候也能让人接受,不像瓦斯塔亚国境那样寒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多米小说【duomi166.com】第一时间更新《综武:大陆江湖传》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