戋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多米小说duomi166.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玉绛回到客栈后,她一直回想着梵音他们的情绪,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们都是真心待自己的人,可当时的神情明显是怨怼自己。

昨夜或许是个误会,一番挣扎后,她还是决定去找明浊问清楚。

谁承想在屋顶又听到了叶韵儿的这些话,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失意地离开。

屋顶传来的一声轻微的摩擦声,这一声,明浊的耳朵微微一动。

有人!

他想出去看个究竟,却被叶韵儿拉住了衣角。

“明浊,师父曾经跟我说过一些前尘往事,是关于你父亲的,你想知道吗?”

“她说了什么?”

明浊口中后槽牙紧咬,若不是还有菩提宫这层关系,他怎会一再给她机会。

“娶我,我就告诉你。”叶韵儿以为自己拿捏住了明浊。

“那你不用说了,我也不想知道,不想死的话,离我远点。”明浊将自己的衣服从她的手中抽出,离开。

明浊离开后,叶韵儿看着自己落空的手,突然失控将桌案上的物品全都扫落在地,脸上无辜地表情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啊!我到底哪里不如夜十七,我才是师父最喜爱的弟子!是我陪在你身边五年!为什么!”

叶韵儿此时脸上有痛苦,有恨意。

这五年,她看着明浊如何为情所伤,如何行侠仗义,世间还有这样深情的男子,渐渐地她对他生了爱慕之意。

在无意间她偷听到了他与桑落衡的谈话,知道了明浊竟然是她师父怜月的儿子,这不就是天赐良缘吗?

她知道他心有所属,所以她一直将自己的心思隐藏着,只是在他们的身边做一个边缘人物,他们商议要事都会避开她,这些她都不在乎。

因为她想要的,她都会自己争取!

五年前是如此,五年后亦如此。

“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她轻轻地为自己抹去脸上的泪痕,眼神不再是以往那般楚楚可人,嘴角也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

一只黑鸦飞到了她的手上,她笑着摸了摸它的头。

......

明浊没有追上那道身影,但他却走到了青云客栈,客栈房间众多,他每走到一间房前,都会驻足停留片刻。

直到他看到一个少年鬼鬼祟祟地进入了一间房,而开门的,正是他日思夜念之人。

已经入夜,那少年......

他也轻声走到了房门外。

房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幕后黑手:我重编写了这个世界》【笔趣阁520】《人在木叶,这个鸣人躺平了》《江山国色》《抗日之特战军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