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伏妖录》转载请注明来源:多米小说duomi166.com

“哎呀!饿死我了!”水春白揉着肚子,冲着赵肖阑他们几人喊了一声后,就屁颠屁颠地朝着厨房的方向跑去了。

“嘿!”赵肖阑磕了磕手里烟斗的烟灰,指着水春白的背影笑道,“瞧给他馋的。”

厨房里,水春白用手抄起一个勺子,在锅里搅和了几下,就哼哧一下舀了一大勺汤来塞进嘴里。

边喝边吧唧嘴,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情。

而衙门厅堂这头,姜云殊一早就坐在了铺着墨蓝色缎布的圆桌上,上面已经摆好了碗筷,菜品很是丰盛,只差把鲫鱼羹端上来就算菜齐活儿了。

姜云殊和左重明小声交谈着,裴舟坐在赵肖阑旁边若有所思地撑着头,许孟音则是细细地擦拭着碗筷。

“来咯来咯!”水春白端着白釉汤盆,小跑着进了厅堂。

众人齐齐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水春白。

水春白却没察觉到屋里的异样,自顾自地把汤盆搁在桌上,他嘴里嘟囔着烫死了烫死了,搓了搓手,揪住了自己的耳垂。

“吃啊!怎么都不饿?”水春白坐在了姜云殊对面,他抄起筷子,夹了块儿嫩鱼肉,扔进嘴里。

桌子上坐着的一行人仍旧不为所动地看着水春白。

水春白干笑一声,把面前地杯中酒一饮而尽。他解下自己腰间的葫芦,打开盖子,深嗅了酒香,给自己的酒杯满上了。

“你是赵厌的人。”是姜云殊先开口,这几日她发热昏睡,意识模糊,大部分是拜水春白所赐,也就是直到昨日,因为潜入她屋子里的那个人,她身上的毒被那人解了,只是,姜云殊看了眼自己右手手腕处蠕动的血管,那人又给自己下了蛊。

水春白没有应声,既没点头也没出言否认,只是闷着头喝酒。

最后一杯酒一饮而下,水春白晃了晃酒葫芦,里面没剩一滴酒,他有些遗憾地吧唧了几下嘴。“还有酒吗?”水春白看着赵肖阑问。

赵肖阑盖灭烟斗,把面前的酒壶递给了水春白。

水春白把酒咕噜噜倒进酒壶里,他挑了挑眉毛,剥开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发出了如梦呓般的自语——“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水扬波。”他眼里蕴满了晶莹的泪珠,“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

众人都听着水春白落寞的歌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也是盛极一时的河伯啊!”水春白面上浮现出回味的神色,“我与你师傅聊苍一样,都曾见证过始皇帝立十二铜人。姜云殊,你师傅之前还尊称我一声水春伯。”

“只是啊,世事无常,我水春白横行多年,怎么也没料到自己有一条能栽在赵厌那个小兔崽子手里。”

“山水有尽时,我也不能例外啊!”水春白的手有些颤抖,他咽了口唾沫接着说,“我记得聊苍帮过我,而我却下药害他徒弟,真是——唉。”他干笑一声,“我也是没办法,我不是噎鸣那样的大神,我只是小小的河神,天女魃降临水云镇地界,水云镇大旱,河没了,我也就该死了。”

“我不想死,谁会想死,赵厌能保着我不死,我就听他的呗,我给你下药,他说毒不死你,我自己也喝了点试了试,也就是叫你发个热,多睡一会儿。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混一天算一天,我随手下个药,赵厌就能叫我多活个把月。”

水春白的嘴角流出了血,他看向自己随身带着的葫芦,他说:“但是昨天夜里,我见到他了,他回来了。”

正说着,水春白突然吐出一口鲜血,他急促地呼气,喘息着,他推开了要过来扶他的赵肖阑,只是盯着姜云殊说:“我就说嘛,赵厌怎么会这么好心让我这个老骨头活着,总不能就只是为了让我给你下个药,这儿活儿谁都能干!他赵厌觊觎的是神力,他这个妖道想成神!他让我活着,就是为了一点一点抽取我的神力,他给我续命的丹药里掺了不少脏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昨日要烧死水云镇的百姓。”水春白站了起来,把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他激动地直发抖,好不容易把声音压下来,却又拔高了调子说:“幸亏我火眼金睛,看穿了赵厌的计谋,他想要屠杀水云镇民?还想要我的神力?他想都别想,我水春白再没骨气,也不可能叫赵厌得到我一丝一毫神力,我不叫他成神,不叫他屠杀之前供奉我河伯的天地万民!”

水春白一口老血喷出去,气息突然减弱了大半,姜云殊快走两步,扶住水春白摇摇欲坠的身体,水春白在姜云殊手心写下了两个字,姜云殊瞳孔猛然放大,水春白倒在姜云殊肩上,最后一句轻语还是那句——我看见他了,他回来了。

“小云殊。”赵肖阑哆嗦着,手里的烟枪都拿不稳了,他的语速飞快,“他怎么了?水春白没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王妃日日盼着去父留子》《巨星闪耀时》《全网震惊!你管这叫心理医生?》《节目组失联,荒岛直播逆转人设》《ABO垂耳执事

宋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多米小说duomi166.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