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知禾最终是被敲晕的。

她醒来时是在一间简陋的柴房,这里连一扇窗都没有,不过门缝里透出的光可以判断现在是白天,那就还有时间。

谢知禾环顾了下四周的环境,看样子很是恶劣,甚至还有蟑螂和老鼠,看样子这人实在是不把她当什么人看。白使的美人计,这人简直铁石心肠,居然会把一个女孩子仍在满是蟑螂和老鼠的房间。

看样子实在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

不过还好,谢知禾并不怕这些。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在柴房里过夜了,谢知禾小时候没少被关柴房。

那么为什么她一个恪守规矩的小姐会被关柴房呢?哪怕她再不讨喜再被人轻视好歹也是个小姐啊,怎会无缘无故被关柴房?

其原因在于她这个恪守规矩的小姐身边有个不怎么守规矩的丫头。

纤云小时候脾气爆,也很是反叛,爱恨喜怒全在脸上,要是被欺负了,哪怕对方实力地位再高,她也要变着法儿报复回去,也因着这性格,她经常被罚在柴房关禁闭,几岁的小姑娘当然害怕了,所以谢知禾会悄悄去陪她。

两个人在一起就没那么怕了。

两个小姑娘甚至无聊还抓起耗子玩,谢知禾甚至还动了解剖老鼠的打算,但是被纤云拦下了,“小姐啊,我求你,放过我吧。”

"我只是想解剖下耗子,看看它里面的心肝脾肺肾什么的,没想干什么的。"小谢知禾一本正经且一脸无辜道。

“……真的很恐怖。”一向胆子大的小姑娘却在此刻变得怂了起来。

“那好吧……下次关禁小柴房时,我还是带几根针来吧。”

“带针来干嘛?”小纤云一脸困惑。

“我试试练习扎针。”小谢知禾一脸骄傲。

“……”小纤云最终摇了摇头,天知道为什么她这个温柔似水看上去跟软柿子似的小姐怎么动起针刀来是一点不眨眼啊。

“不过你哪来的针啊?”小纤云突然反应过来。

“做针线活儿用的针啊,正好收集起来研究练习针灸之术。”小谢知禾扬起的嘴角带着些许的得意。

这时的小纤云才意识到,她家这位唯唯诺诺的小姐,其实没表面上看起来那般乖顺,也藏着一颗反叛之心,而且这种反叛之心不比她少。

大盛国不崇尚女子读书,也就只有高门大户的女子会识字有读书的资本,但她们要读的书其实也只那么几本,上学的话上到十岁便不用上了,像慕娩那种诗书棋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只在少数,高门大户的女儿还是更注重礼仪的教养以及如何当好主母把握掌控家宅的道理……不过王氏当然没想让谢知禾嫁一个好人家,她也根本不管谢知禾这个庶女的前程,能让这个孽种活着已经很显得她大发慈悲了,别说教导她这些了。

不过正因如此,小谢知禾也有了自己生长的空间,她喜欢把自己埋在各种杂七杂八的书海里,旁人来的时候又装作是背女戒的样子。

小时候对医学感兴趣,于是经常对着刺绣上的图案想入非非,她经常会幻想着眼前这副牡丹是人-体的样子,然后回忆书上的那些穴位在哪些地方……旁人看了只觉得大小姐真是对女工上心。

这两件事王氏大概也有所耳闻,不过她对此不屑于顾,“以为这样就能找到好夫婿了吗?做梦!”

但看着自己亲生女儿这副娇蛮任性的样子,王氏还是在意了些。

之后王氏专门请来宫里嬷嬷教养府里姑娘规矩,主要是给谢知蓉叫的,谢知沐当时还小也被迫参与了,还有她的几个侄女,就当做个人情……唯独只有谢知禾没被叫去,她是被彻底忽视的,也可以说是王氏特地将她忽视的。

这是将来当家主母该学的,要她一个庶女来上课干嘛?

王氏的意思和态度不言而喻。

大家的态度也跟主母一样,虽然都是小姐,但谢知禾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小姐。

当时没少丫鬟拿这事暗讽过谢知禾,还说她是庶女不配和那些嫡女享受同样的资格。

当时的小纤云为自家小姐抱不平,但是谢知禾本人毫不在意,“纤云,再陪我找几只耗子吧,我还是想解剖看一下。”

“……你放过我吧,小姐。你这样我都有点怀疑你进柴房是为了陪我还是陪耗子了。”

***

不过这间柴房的老鼠过于多了,而且这里的老鼠不像是长期在这里久呆的,倒像是被人临时抓进来的。

哪家老鼠会在这种没粮食还有些干燥屋子里呆啊。

就算有,也不至于这么多。

而且她也没找到什么老鼠洞,这就是个封闭的空间。

看来是那个人故意把她关这里,放那些老鼠蟑螂吓她的。

谢知禾轻蔑笑了一声,瞧不起谁呢这是?还说她自作聪明,今天她谢知禾就要让那个人知道到底是谁自作聪明,妄自尊大了。

她看中了那个窗台上那个落满灰的瓦罐,只要弄碎瓦罐就可以利用这些碎片划开她身上的绳索。

谢知禾看着绑缚她手脚的绳索,心道这人还真是没品,对于她这么一个“弱女子”又是卸武器又是捆绑的,还把她关在这么个屋子里。

九韶倒是完全不同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多米小说【duomi166.com】第一时间更新《红颜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