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殇还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听一声略带调笑的熟悉声音传入自己耳畔:“小血狼,怎么在自己地盘上还被欺负了呢?”

寒殇眼睫一颤,抬眸便撞进那人笑意满满的眼窝:“迦澈?!”

他的声音很轻,轻得近乎低喃,但身边的红衣男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真是荣幸,你还记得我!”迦澈笑着,手上一用力,便将寒殇带进自己怀里。

寒殇俊眉一紧,想要挣开这熟悉的束缚。谁知这时,被怒火烧没了理智的血骁竟拔了身上的寒刀,催动灵力,再次发狠地向寒殇杀来。速度快得血漫都没拦住。

迦澈却只是嫌恶的眸光一暗,一张冥币掷空而燃,落到血骁身上便灼灼而烧,且越烧越烈,登时,血骁的惨叫声便响彻整片朔林。

血漫大惊失色,只来得及匆匆瞥一眼这红衣黑袍的男人便匆匆施灵术为血骁灭火,却是不管用何种办法,都灭不了这冥币之火,血骁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打滚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吓得一众金甲侍卫不敢靠前,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来解救自家狼皇,更不敢轻易攻击那神秘的黑袍人......

寒殇看着地上不住打滚儿哀嚎的血骁,他本应该开心的,毕竟这人曾不止一次地折磨过他与母亲,甚至几次三番要置自己于死地。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开心,他是想过惩罚血骁甚至狼后丹容。若不是因为他们的一再折辱,或许母亲不会早早离世,可他从未想过要他们死......

“寒殇,救救骁,我知道他伤害过你,但请念在他毕竟是父皇血脉的份儿上,救救他......”

血漫是真的慌了,在她多此灭火未遂时,她便知道了这红衣黑袍的男子是谁,冥王迦澈的冥币之火,又岂是她一个小小狼妖能够灭掉的。

但她并没有向冥王求救,而是转向寒殇,虽然她不知道寒殇与冥王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下意识的她就是觉得求寒殇是最有用的,而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正确的。

“放了他,我们走!”寒殇只是皱了皱眉,甚至都没有看向冥王。

冥王却是唇角轻弯,说一声:“好!”随手一挥,血骁身上的火便只剩余烟,再不见一点火星。而那块血晶石也随即到了迦澈手中。

不待血漫道谢,冥王与寒殇便已没了踪影。

血漫也来不及再想什么,慌忙去看血骁的情况,血骁此刻早已疼得昏厥,全身上下被烧得一片炭黑,抽搐不止,一股浓浓的焦烤味儿伴了他身上的残烟直面扑来......

血漫忍住上涌的呕意,赶紧施了疗愈灵术,盘地施救。

闻讯赶来的丹容狼后看到面目全非的儿子,心疼得险些晕过去,恨恨发狠:“寒殇,我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她的儿子是被冥王所伤,而寒殇不仅没有伤到血骁一分一毫,还险些被血骁杀了......

人,一旦对某个人产生怨恨,便会迁怒,毫无缘由的将一切罪责迁怒到那人身上,恨不得那人立刻便死在自己面前方能解恨!

迦澈带寒殇出了海合宫,随意寻了一处破败宅院,布了结界,想先为寒殇疗伤。却被寒殇拒绝了:“多谢相助,这点小伤我自己可以处理。”语气客气又疏离。

迦澈很不高兴:“怎么过河就拆桥。你就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并没有求你救我!”寒殇语气冰冷,甚至带了几分嫌恶。

“好!很好!是我自己上赶着找不痛快呢!”迦澈也没好气儿。

寒殇全身疼得厉害,没力气跟他纠缠,淡淡说一句:“告辞!”人便要走,却在门口被结界挡了回来。

“迦澈......”一看到结界,寒殇便记起那些很不愉快的回忆,怒意瞬间冲上心头。

“这个,你不要了?”迦澈自是明白寒殇为何生气,当下有些心虚,但他此刻并不想放寒殇离开。

寒殇看到迦澈手中的血晶石,当即伸手:“多谢!”

别的东西他都可以不要,但这血晶石极有可能牵涉到至阳之血,他不能不要。

迦澈把玩着手中的血晶石,冲寒殇勾唇而笑:“想要啊!简单,待你把伤养好,我便给你。”

“迦澈,别逼我,我不想跟你打!”寒殇恼了,握剑的手青筋暴起,“还我血晶石,放我离开!”

“你怎么这么拗,我是伤过你还是害过你,你为何总是避我如蛇蝎......”

“放我走!”寒殇看向迦澈的眼睛里一片绝然。

迦澈黑瞳一暗,沉声说:“不可能,你伤好之前,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迦澈,你......”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已夺口而出。

寒殇本就伤重,又一时怒极攻心,人险些晕倒。幸好迦澈反应迅速,一个闪身将他扶住。

“你怎么样?”

“放手,不用你管......”寒殇几乎本能抗拒迦澈的触碰,迦澈也不跟他废话,当即禁了他的行动,扶他盘坐,渡灵力为他疗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都市强龙》【翠微居】《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水浒之宋末霸主》《百炼飞升录

多米小说【duomi166.com】第一时间更新《魔茧》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