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春从没相信周高昱真是来明园避暑的,太上皇正在宫中端坐,朝臣态度尚在暧昧阶段,如此人心浮动之时,他出来只可能有更大的谋划。

初来时带着元春跑马游园只是障眼法,不巧因为坠马一事,意外耽搁了好些时候。

等自己好的差不多了,自然该乖巧地找借口给他施展的余地。

所以,元春真不怕他会另找他人排解寂寞。

只怕他巴不得众人以为愉嫔不能伴驾,皇帝就失了在后宫走动的兴趣,以此来掩饰那不合时宜的繁忙呢!

元春自以为给皇帝出了力,所以今日要去给他讨些利息。

海宴殿门口看见元春时,刘顺子很意外。这位娘娘虽然得宠,可私下从未主动来找过皇上,今儿个真是稀奇。

心里想着,人就麻溜地蹭进殿里把外头的情形说了。

周高昱愣了一下,后摆手让人收了桌子上的密折,另放上几本闲书做掩饰,才示意刘顺子去把人领进来。

玉罄提着食盒,恭顺地跟着元春进了海晏殿,连眼风都没有乱瞟。

元春单独陛见的时候,脸上都是欢愉的神色,让人看了就觉得敞亮。

周高昱看她一碟碟端出小食,有莲子粥、猪肉脯、丝瓜糖、糟鸭掌、梨条等数种,虽不合规距,但红绿相间,看起来颇有食欲。

元春亲自净手给周高昱布菜,笑意盈盈地说:“皇上尝尝,这些小碟儿都是臣妾近来吃着好的,虽登不上大雅之堂,倒还顺口。

莲子粥是滚过之后放温的,配着这梨条,酸甜可口,正合这个天气!”

周高昱忙了一早上,午饭也嫌腻味没吃几口。

如今就着元春的手尝了尝,竟真畅快吃了一碗,还略觉不够。因他一贯严于律己,也不叫添,顺手放下了碗碟。

刘顺子在一旁看着,眼珠都快掉碗里了。他是恨不得主子多吃些的,可恨明园的膳房不晓事。

难得有伺候主子的机会,愣是卯着劲地想花样,日日肥鸡大鸭子。

说让做个清汤,都必要用荤汤打底,愁得刘顺子狠说了几回。越发骇得他们战战兢兢,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要不是知道皇帝必定不许,刘顺子是定要遣人回皇城去召人的。

周高昱本人不重口腹之欲,因太上皇还留在宫里,他出行时就没大张旗鼓地叫人。

这些日子饭菜确实不合胃口,他也只当是苦夏,随便用了两口就去忙自己的,完全不知道刘顺子的一番担心。

如今,这一碗合口的稀粥痛快下肚,仿佛将连日来的疲惫不快也一扫而空。

元春看他这风卷残云的样子也有些愕然,这本是她找来的借口,没指望皇帝能吃几口。

如今看着这样子,倒还歪打正着?如此更好,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元春在刘顺子期待的目光下,飞快地夹起一块肉脯放在了周高昱碗中,止住了皇帝停筷的举动。

“陛下再尝尝这个,是这边儿厨子新想的法儿,刷了果泥烤的,和咱们以前放香料的法子不同,味道轻些,不容易上火。”

周高昱捡了一块尝了尝,点头道:“有些意思……”

随后又将元春力荐的几样都尝了,已有七八分饱。

这才停了筷子盥洗漱口,笑道:“朕的御膳倒不如你那里讲究了,难不成这些奴才有了好东西,倒都先紧着你那边不成?”

“全天下的好东西,可不都得先紧着陛下嘛?只是天子威重,下头的人不敢造次,所以一应供给,只敢按着规矩来罢了。

不像臣妾,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明白说与他们。他们知道臣妾喜欢新鲜东西,这才绞尽脑汁想着法儿来孝敬,所以偏着了些好东西。

皇上……不会怪臣妾靡费吧?臣妾可都是赏了银子的,而且,动用之物都是平常东西,绝不敢僭越!”

“好好的,怎么说到那上头去了,朕知道你一贯是有分寸的。喜欢什么,说给下面,让他们敬上来就是了。

奴才若是伺候的好,打赏随你心意。你如今是一宫主位,分例之内的东西还要自己花钱,这宫中还有规矩吗?可不成外头的买卖行市了。”周高昱皱了眉头不悦道。

元春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把手中的帕子一放,扭身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气鼓鼓地不说话。

刘顺子瞧这情形不对,手中拂尘一摆,眼神示意左右退下。自己也迈步低头,移到殿外去了。

“怎么了,朕说你一句,还不乐意听了?摆这样的架子,越发娇惯了!”意思严厉,语气却带着七分纵容、三分无奈,伸手将人揽到怀中。

元春半恼半怨说:“陛下偏了臣妾的好东西,还要嫌臣妾没出息。

臣妾又何尝不知道这宫中的规矩,只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明园的奴才们盼了多年才盼到圣上降临,也该给他们沾沾恩泽。

也怪臣妾一时着相了,脑子里老转不过劲儿来。从前在家中,便是姑娘主子们偶尔想点儿新鲜玩意儿吃,都要自己拿了钱另买另添。

不怕皇上笑话,臣妾那时的月例银子,不是买了脂粉,就是祭了五脏。到了如今,这没出息的脾气也没改过来!”

“哼……”周高昱闻言忍俊不禁,笑道:“以后不必如此,要什么胭脂水粉,吃食东西,只管吩咐下去。朕自问还养得住你!”

“多谢陛下,此话当真?”

周高昱佯怒道:“君无戏言!”

元春闻言更喜,双手伏在周高昱胸前,强压住眼里的热切,试探着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多米小说【duomi166.com】第一时间更新《贾元春的自救攻略[红楼]》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