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多米小说】地址:duomi166.com

红献疼得眼泪直冒,迷迷糊糊间又醒了过来。

岁紫楝“怎么样?”

“不怎么样……”

宗主“小红献,你也拿了南音菩提吗?没有吧。”

红献“我连个籽都没碰到。”

沈长晚再次科普“她不是这个问题,她和我一样,突破了结界去到我们没有资格去的地方。”

宗主“——”

红献“哥。”

岁紫楝一身紫色的衣袍,明明是被串在天际,但他的眼神却是肃然淡定。

“还缺一些人。”

沈长晚“没错。”

宗主看了眼旁边已经死透的部分人“是啊,刚才拿南音菩提的,下书谷的可不止这些。逮着我们软柿子捏是吧。”

红献发现廷廷还是没有出现。

砍树的是李释与,破结界的是廷廷。要说破坏规则没有比他们更绝的了。

海绵风暴起飞天灭地之势席卷而来。天色也变得越来越沉,越来越暗。

岁紫楝以手为念。在他的面前撑起了一道星辰的屏障。

阻隔了那狂啸而来的风暴。

宗主这时候也没心情谈笑了,起印而起。他们周围的空间开始转移很细微却的确在移动。

红献被沈长晚挡在了身后。

宗主“玩归玩闹归闹,生死关头,大家都支楞起来。”

整个南音海域像是在怒吼,也像是在撕裂。

红献“这到底是什么。”生平见到的最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岁紫楝“魔兽。”

南音海域困有四大魔兽排名第二的侍者。都忘了这一茬了。

“不是说好这东西现在也还在沉睡期吗?和那花一样不讲武德啊。”

岁紫楝“有东西让他苏醒了。”

“什么东西啊?就因为拿的那些南音菩提好好我都还给他们好吧,小气成这样还开什么秘境。开小卖部去算了。”

红献“宗主你别呱呱乱叫了,现在想想怎么办吧。”

“我也不想叫,但打不过呀,那可是魔兽,远古时期而来的真正异人族,我们是一些修仙者,甚至连仙都算不上,你觉得能够打得过吗?”

红献“别乱吓人。现在的魔兽和远古时期的相差太大了。”

“那也够呛了,你打得过吗?反正我打不过。”

根本靠不住这宗主,红献“哥。”

岁紫楝“等会让他撕开空间,我为你竖起屏障,马上离开。”

红献“我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