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另一边,深夜时分,江夏从公交车上跳下来,对司机道了声谢,挎着云朵单肩包回到了弄堂里的小阁楼。

一盏小灯在书桌上寂静地亮着,窗外吹进来微凉的夜风。江夏碰了碰自己的脸颊,感觉乱糟糟的心跳已经平复下来,推门站在超迷你洗手台前刷牙。

她洗漱完毕,爬梯子上了床,打着呵欠趴在枕头上,低头用手机给谢冉发短信。

夏天:你退烧了吗?我准备睡觉了。晚安。

她猜测谢冉大概已经睡着了,没指望收到他的回信,却没想到手机很快“叮”了一声,一条新的短信出现在收件箱。

大角:他睡着了。

江夏眨眨眼愣了下,紧接着新的短信又进来了。

大角:我是年祈。他烧退了些,已经睡了。不用担心他。他让我转告你晚安。

江夏低着头看了会儿这条短信,把手机塞到床边的小篮子里,伸手摁灭了灯,打着呵欠睡着了。

而此时此刻的老小区出租屋里还亮着灯。

房间里那个装药的抽屉里不仅有很多止痛药,还放着一些名称复杂的药,许多包装盒都拆开了,乱七八糟地堆在抽屉里。

年祈低声问谢冉:“是什么?”

“别问了。”谢冉轻声回答,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要告诉任何人。”

年祈静了一会儿,很久才回过头。床上的男生静静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江夏起床以后又等了很久,等到她觉得谢冉应该睡醒了,才抓起手机给他打电话。

回铃音响了一会儿,电话接通了。听筒那边的男生嗓音有些朦胧,带着点倦意,似乎刚刚睡醒,“……江夏?”

“你感觉怎么样了?”江夏问。

“好多了。”听筒那边的男生含混地回答。传来的声音有些模糊和遥远,大约是手机开了免提放在身边。

“我去看看你么?”江夏伸手去抓挂钩上的单肩包,“听你声音好像还在发烧。”

“哪有听声音判断人发烧的。”谢冉轻声笑起来。这次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像是他把话筒贴在唇边低声说话。江夏握着手机放在耳侧,几乎可以听见他很浅的鼻息。

“你在上海好好玩,有想去的地方可以喊老年带你。”谢冉又说,“抱歉我这几天没法陪你了。”

“好吧。”江夏把单肩包又放下,“那等你好了再陪我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好。”谢冉笑了下,“谢谢你昨天照顾我。”

“别说谢谢。”江夏轻哼着,“我们两个之间不用说谢谢。”

“好。”听筒那边的男生微微点头,“以后不说了。”

“江夏。”挂断电话前,他忽然又低声说了句,“这些天我可能不会回你短信......别担心。”

“为什么不会回我短信?”江夏有些不高兴。

“别不高兴。”谢冉轻轻笑了下,歪头想了想,“假如我没有回你信的话......你要记得我只是睡着了。”

“好吧。”江夏哼了声,“那你好好睡吧。”

“但是谢冉,”她又说,“别睡太久。”

“好。”听筒那边的男生笑着应了她,挂断了电话。

江夏趴在书桌上听了会儿“嘟嘟”的铃声,把手机塞到单肩包里,然后打开了桌上崭新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写日记和记录一些最近的灵感。

等到合上电脑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江夏背起单肩包下了楼,找到了上次谢冉带她去的小饭店,在那里吃了蟹黄面和汤包。下午她又一个人去逛了新天地和淮海中路。

傍晚的淮海中路人流汹涌,满街的华灯溢彩。江夏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里打开电脑,听着喧嚣的车流声敲键盘记录。日落后的天空是深蓝色的,温柔庞大地笼罩了城市。

时间就这么嗖嗖地过去,谢冉一直都没有再回过短信。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江夏穿着毛绒熊睡衣坐在书桌前对着电脑打字,偶尔会突然神使鬼差地点一下右边的□□浮窗,盯着聊天好友的界面看一会儿。

那个暹罗猫猫头的头像始终是灰色的。

日子很快就来到了二十号。江夏向民宿老板退了宿,准备回学校宿舍里住。她把收拾好的衣物和电脑都塞进帆布背包,一边挎单肩包一边背帆布包往楼下走。

出弄堂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年祈给她打了个电话:“夏天妹妹,开学了你应该要买很多东西,我去帮你搬东西不?”

江夏犹豫了下:“可是我比较想找谢冉帮忙诶。”

“他爷爷的。”年祈小声骂骂咧咧,“为什么所有漂亮学妹都喜欢大角那种类型的?他上学的时候天天收到情书,我站他身边还比他高一点却没有人看看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多米小说【duomi166.com】第一时间更新《那个夏天的故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